開啟輔助訪問
切換到窄版

數學教師知識庫--李源順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一鍵登錄:

Login

用Google註冊或登入

  1. **本站三願: (1)推行數學感教育; (2)推行國小高年級(班群)專業教學, 或者有助教師培育與教學合流的政策; (3)為台灣教師建立數學教學入口網站。
  2. **本站智慧財產權問題與系統問題, 請參見"信息公告-網站信息"。
  3. **本站正在進行新舊更替(新站請註冊;舊站請用原來的帳號登入,或者在帳號和密碼都輸入guest,及隨機碼登入)。若資料無法下載, 請刪除(新站)"mathweb/", 或者(舊站)在"tw/"之後加上"mathweb/"。
  4. **本站為無營利網站,公開給已註冊會員找尋和放置數學教育相關資訊之用。請願意協助豐富內容的讀者將所缺資料,自行發佈到相關區塊。也歡迎學者自行將著作上傳到本網站,以利學術與實務交流。
  5. **使用Google搜索本站_____________

「兒子,你給我考個零分」這個老爸真聰明,原來教育可.....

[複製鏈接]
張文洋 發表於 2015-6-15 11:43:39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註冊會員|主題 |帖子 |積分 55

20150213155844291.jpg
「兒子,你給我考個零分」這個父親叫劉墉。 這個兒子叫劉軒。
我在台灣還沒有讀完小學
就跟著父親舉家搬遷到了美國。
進入中學後,我開始叛逆;
然後就變成了一個讓老師頭痛的孩子:
調皮、厭學、愛做白日夢,

但後來,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徹底改變....

我每天憧憬的就是
變成一個像舒馬赫那樣的賽車手。
所以,我的成績很糟糕,
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
變成了雷打不動的「C」,

這讓教過我的所有老師都無計可施。
劉墉終於忍不住找我談話了,
在我12歲之後,我可以直呼他的名字,
當然我想叫他爸爸他也很歡迎。
鑑於他對我一直比較寬鬆,
所以我多半時侯稱呼他為爸爸,
偶爾覺得心情不好的時候才會叫他劉墉。
現在他要就我的學習成績
與我展開討論,我的心情就開始不好了。
他先是衝我意味深長地笑了笑,
這個笑容在我看來很陰險。

他對我說:
「你的老師告訴我,
你現在整天夢想著當舒馬赫那樣的賽車手,
變得不愛學習了,對嗎?」
「是的。」
我感覺他的話裡有一些鄙視的成分,
這是對一個14歲少年尊嚴的莫大侮辱。
我有點挑釁地說:
「舒馬赫是我的偶像,他像我這麼大時成績也很糟糕,
他還考過零分,現在不照樣當了世界頂級賽車手?」
劉墉突然爽朗地笑了起來,
那笑聲讓我覺得有點陰鷙的味道:
「他考了零分,當了賽車手。
可是,你從來就沒有考過零分啊,每次都是'C'。」

說完,他的手從背後亮出來,
衝我揚了揚手中那張成績單。

他竟然笑話我沒有考過零分?
我真的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。我嚥了一口唾沫,
從喉嚨裡發出低沉的聲音:
「那麼,你希望我考個零分給你看看嗎?」
他往椅子背上一靠,
擺出一個坐得很舒服的姿勢,笑了:「好啊,你這個主意很不錯!
那就讓我們打個賭吧,
你要是考了零分,那麼以後你的學業一切自便,我絕不干涉;

可是,你一天沒有考到零分,
就必須服從我的管理,按照我的規定去好好學習。如何?」
我們很認真地擊掌為盟,
我在心裡已經開始竊笑不已了,
我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
天底下最可愛也最愚蠢的父親。

作家父親如何讓差生兒子變成優等生?
「但是,既然是'考',
那就得遵守必要的考試規則:
試卷必須答完,不能一字不填交白卷,
也不能留著題目不答,更不能離場逃脫,
如果那樣的話即視為違約,好不好?」

我心想,這還不簡單?
我的心裡發出快樂地鳴叫,
不假思索地答道:「沒有問題!」
很快便迎來了考試。
發下試卷後,我快速地填好自己的名字,
開始答卷。
反正這些該死的試題我平時就有五分之三不會,
考個零分不是什麼難題吧?

第一題是這樣的:
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,
指揮美國人民反擊納粹的時任總統是誰?
下面有三個備選答案:
卡特、羅斯福、艾森豪威爾。
我知道是羅斯福
卻故意在答題卡上塗下了艾森豪威爾的名字。
接下來的幾道題都是如此。
可畢竟試題是按先易後難的原則出的,
試題的難度不斷增加,甚至很陌生。
在做後面的題時,
我並不知道哪個是正確答案,
所以答題時就開始犯難;
但按照約定,我又不能空著不答,
最後我只能硬著頭皮,像以往那樣亂蒙一通。
走出考場,
我忽然發現自己手心裡竟然出了汗。
我第一次感覺到,原來考零分也很難!
我的心情開始沮喪,
因為我覺得自己極可能在亂蒙的時候蒙到了正確答案,
如果那樣的話,
我就考不了零分了。
試卷結果出來了,是可惡的「C」,
而不是可愛的「O」!
灰頭土臉地帶著試卷回家,
劉墉笑瞇瞇地走過來,提醒我,
「咱們可是有約在先哦,
如果你沒有考到零分,你必須聽從我的指揮和安排。」
我低下頭,暗罵自己不爭氣,
竟然連個零分都考不到。
同時也在心裡作好了最壞的準備,
他還能怎麼指揮我?
無非是讓我好好努力早日考到A而已嘛!

劉墉煞有其事地清了嗓子,
說出了他對我的命令:
「現在,我拜託你早一天考到零分,或者說,
你近期的學習目標是向零分衝刺!
哪一天考到了零分,哪一天你就獲得自由!」
我差點以為我的耳朵壞掉了,
或者差點以為劉墉的腦子壞掉了;
這樣的大好機會送到他手上,
他竟然將我輕輕放過,
並且無限制地給我發補救的機會?

考零分比考A我覺得還是前者更容易一些。
於是,我看到了一絲曙光。
很快又迎來了第二次考試……
結局還是一樣,又是「C」!
第三次、第四次……
我一次又一次的向零分衝刺。
為了早日考到零分,
我不由自主地開始努力學習。
然後,
我開始發現自己有把握做錯的題越來越多。
換句話說,我會做的題越來越多。
一年後,
我成功地考到了第一個零分!
也就是說,試卷上所有的題目我都會做,
每一題我都能判斷出哪個答案正確,
哪個答案是錯誤的。
劉墉那天很高興,
親自下廚房做了一桌菜,
端起酒杯大聲宣佈:「劉軒,祝賀你,終於考到了零分!」
他衝我眨眨眼,加了一句話:
「有能力考到A的學生,才有本事考出零分。
這個道理你現在應該已經知道,
不過我是早就計畫好了,
你被我耍了,哈哈哈……」
的確,我承認我被劉墉——我的爸爸耍了。
在這個賭局中,其實我的一舉一動,
都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。
可是,把考滿分的要求換成考零分,
我就覺得容易接受得多,
並且願意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而努力。
真不知是怎麼想的。
後來,我考上了哈佛,
讀完碩士,正在讀博士;
譯了書寫了書,拿了音樂獎,
獲得了表演獎;
似乎在18歲以後,我就再也不去想做舒馬赫第二了。
我覺得我完全可以做到劉軒第一。
(文章來源:劉軒《叛逆年代》,2009  圖片來源:sike.news.cn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這篇報導我很喜歡,不論故事性的真假,不可否認,孩子對於父母們的教導,影響甚鉅!
不是每個人都能考第一名;換個方式去思維,以肯定代替責備,讓孩子們都能適性發展!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e-mai: leeys@uTaipei.edu.tw, 以及leeys@go.uTaipei.edu.tw 電話02-23113040#1904, 或1913(系辦劉俐均)

李源順©2000|使用Google搜索本站|小黑屋|Archiver|手機版|數學教師知識庫  

GMT+8, 2020-12-5 10:51 , Processed in 0.182000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F1.0

© 2001-2020 Comsenz Inc. & Discuz! Fans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